当前位置:中工网工会频道职工话题-正文
“工资单贴集”见证那些年的生活
http://www.workercn.cn2018-06-22 16:10:38来源: 劳动报
分享到: 更多

  童振义、蒋云楣夫妇都是50后,虽然算不上殷实之家,但相濡以沫几十年,一路携手走来,一家人和睦快乐,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他俩从结婚第二个月起就用心存贴的工资单,既是家庭生活实录的一方面,也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国企变迁的见证之一;既记载了生活的酸甜苦辣,也反映了他俩对家庭的责任承担。

  让我们用童振义和蒋云楣的工资单,来叙述他俩那些年的故事吧。

  婚后共同生活是两人工资单贴集的发端

  20世纪80年代初期,童振义和蒋云楣经人介绍相识。童振义在上钢五厂工作,是大型国企单位。他是个工作认真踏实,热衷钻研技术的青工。原先在轧钢车间做最后一道工序———钢锭包装,后拜一位电工老师傅为师,掌握了一手电工技术活,电工,这可是“吃香”的工种。车间里有甲乙丙丁四个班组,每个班组都有七位电工、二位钳工组成的机修班,轮班确保生产正常运行。其中,童振义是甲班机修组组长,后来还成为中共党员。

  蒋云楣的工作单位是上海第十四服装厂。该服装厂在虹口区的天水路上,属于中型国企单位,企业的品牌是“红钻石”女衬衫,承接了不少外贸订单,是当时很受女青年青睐的单位。蒋云楣能进入这家工厂也是很不容易的。1972年蒋云楣中学毕业后到安徽插队,直到1979年才回沪。1980年,蒋云楣住家所在的虹镇街道办事处组织回沪知青自谋职业,上海第十四服装厂是向回沪知青公开招录的单位之一。从小就爱好缝制衣服的蒋云楣,至今还记得应试那天的场景,她带着自家的缝纫机,轻而易举地通过考试进入了这家单位。

  童振义和蒋云楣所在的单位,都属于“响当当”的国企。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两人情投意合,遂于1982年10月喜结良缘。至今,蒋云楣提及婚礼的场景,眉宇间依然掩饰不住盈盈笑意。她是家中长女,下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父母疼爱这个在外插队多年的女儿,也喜欢这个为人憨厚办事稳重的女婿。父亲亲自到浦江大酒店为他们预定了11桌婚宴,六十多元一桌的酒席,这在当时属于上档次的宴请。亲朋好友都说他俩很般配,婚后生活肯定幸福。日后这对夫妇的生活状态,印证了人们的祝福。

  蒋云楣从虹口区舟山路的宝源坊娘家,嫁到杨浦区控江路凤城三村的夫家。童振义家的住房是16平方米的一室户,蒋云楣嫁入后与公婆生活在一起,只是将住房分割为两小间。婚礼的第二天,童振义郑重其事地对蒋云楣说,我每月的工资、奖金全部交给你,由你统筹安排家庭开销,这正合蒋云楣的心意。1982年11月,第一次拿到丈夫上交的工资和工资单,蒋云楣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想着这个家是要夫妻两人共同来精心经营的,自己不但要精打细算,还应该孝敬公婆,一家人要和和睦睦过日子。工资在日常生活中是要花销掉的,工资单却舍不得丢弃,于是蒋云楣将两人的工资单分别粘贴着,美滋滋地想,每过几年就会涨工资的,看着工资单上的数字变化,也是个美好的企盼。日月如梭,他们的工资单粘贴了近二十年。

  工资单贴集记录了社会和企业的改革历程

  童振义的工资记载是从1982年11月起始的,从工资单的项目上看,有近四十项的内容,印刻着鲜明的时代烙印。仅工资一项,就有基本工资、保留工资、附加工资;还有病事假天数、加班天数、高温天数等,可谓名目繁多。栏目表中童振义涉及的是:基本工资51元、附加工资3.53元+5元、高温费3元、中夜班费5.30元、加班费6.80元、营养费3.18元,应发总工资77.81元;扣除部分的有10元互助金、工会会费0.25元、代购月票费1.50元、集体储蓄10元,实发总工资56.06元。

  也许,用现今的思维来看待这一数字的工资收入,人们觉得收入太低不可思议,但是将这个数字放置到当年的时代背景中,应该算是较高的收入了。童振义是上钢五厂的工人,钢铁厂属于重工业行业,收入比一般的行业高,我们用蒋云楣同年同月的工资作一比较就可看出。蒋云楣1982年11月的工资收入是这样记载的:基本工资45元、附加工资1.10元、物价补贴5元,扣除事假0.57元、病产假工资1.38元,还要再加上车贴4.50元、夜点心2元,应得总收入是55.65元;扣除饭账5元、储蓄10元,代扣款0.20元、其他扣除1元,实发工资39.45元。  从童振义应得的总收入77.81元,蒋云楣应得的总收入55.65元,可以看出童振义要比蒋云楣高出22元之多,那个年代,一张十元面值的人民币属于“大票”啦。

  时代进入到1990年,再来看童振义的工资单,基本工资已经是132元,还加上诸如物价补贴、一次性房帖、加班费、独生子女费、理发费等,再扣除集体储蓄、月票费等,实际收入在190元上下;而到同年8月,新增工资后基本工资是149元,实际收入已在220元上下。

  童振义的工资单粘贴到1998年时,有了工会房贷的项目。从1999年开始,工资单上出现了公积金代扣款,童振义每月所扣的公积金是74元,说明国家住房政策的改革启动,企业不再承担为职工分配住房的职责,这就是当年说的将社会的职能从企业中剥离出去,让企业轻装上阵发展经济,也是当时企业改革的一部分。也是从1999年开始,工资单上有了养老金的项目,童振义每月缴纳的养老金是62元。

  童振义最后一张工资单到2000年12月“END”(结束),因为企业开始实行工资打进银行卡。这年,他的平均月收入是1300多元,月基本工资是600元,由此可以看出,基本工资一项在总收入中所占比例在缩小,其他方面收入所占比重增多,展现出当时企业工资分配的特点。

  众所周知,自20世纪90年代起,40后和50后这代工人,多数经历了从下岗到再就业的历程,蒋云楣也不例外。蒋云楣的工资单粘贴到1999年6月戛然而止,因为此刻她下岗了。她清楚地记得那天是1999年的6月6日,工资单贴集上有她记录的上半年六个月工资总收入4638元,再加每月318元,共计三个月的下岗工资954元,两项相加收入是5592元。

1 2 共2页

我要留言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