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工会

职工之声

全总领导

王东明 主席

李玉赋 党组书记、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

张 工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副书记

张少琴 副主席(兼)

蔡振华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翁杰明 副主席(兼)

张晓兰 副主席(兼)

阎京华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机关党委书记

邱小平 副主席(兼)

江广平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李晓钟 党组成员、经费审查委员会主任

马吉孝 副主席(兼)

房建孟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华全国总工会机关纪检监察组组长,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

石 岱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魏地春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郭明义 副主席(兼)

巨晓林 副主席(兼)

高凤林 副主席(兼)

张茂华 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组织部部长

许山松 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王俊治 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曲昭伟 书记处书记(挂职)

职工的“保险金请求权”可否协议转让

2019-09-04 14:56:27

  用人单位作为投保人,以其职工为被保险人,向保险公司投保的人身保险,此举既分散经营风险,又能让职工获得更充分的权益保障,因此,受到中小微企业和广大职工群众的普遍认可和热烈欢迎。但是,社会生活现实总是具体而复杂的:与职工不具有劳动关系的实际投保人,可否通过他人,用人单位的名义投保?如果投保活动主要通过电子邮件方式完成,这样保险合同是否有效?一旦发职工死亡的保险事故,死亡职工的近亲属又远在外地,向死亡职工的近亲属支付保险金的人或者单位,可否取得向保险公司主张保险金的权利?即受益人的保险金请求权,可否转让给他人,在什么条件下可以转让,对保险公司有无约束力?

  ■案情:包工头借他人名义投保

  签垫付款项协议取得索赔权

  包工头付某元雇用18人从事矿山井下开采工作。2013年3月,付某元支付保费,以天津某劳务公司为投保人,为18人在某保险公司处投保团体意外伤害保险,每人意外伤害保险金额60万元、意外伤害医疗保险金额6万元,保险期间自2013年3月22日零时起至2014年3月21日24时止。

  2013年8月26日,代某从内蒙古来唐山打工,在遵化市某矿井下作业时,被落石砸中导致意外死亡。遵化市公安局调查并出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2013年9月13日,代某的户籍地公安派出所出具证明,证实“代某某”(蒙古族)与代某是父子关系、李某花与代某是母子关系。

  2013年8月30日,付某元(甲方)与代某的父亲、母亲李某花(乙方)签订赔偿协议书,主要内容为:代某于2013年8月26日发生意外事故死亡,由甲方一次性支付乙方赔偿金共63万元,乙方须协助甲方向保险公司办理死亡保险金理赔手续,乙方将其在保险单项下取得保险金的权力全部转让给甲方”。2013年8月31日,付某元通过银行转账方式,支付给代某的父亲赔偿款53万元。2013年10月1日,付某元通过银行转账方式再次支付赔偿款10万元。

  代某的父母与付某元签订的保险金权益转让书,主要内容为:“某劳务公司投保的团体人身意外伤害保险,保单号……项下被保险人代某于2013年8月26日出险并已向保险公司提出索赔。该案的保险赔款金额为人民币陆拾万元,鉴于付某元已先行垫付该保单项下全部赔款,作为被保险人代某死亡的继承人和受益人,我们自愿将本次事故代某死亡应得的保险金的权益转让给付某元,归付某元支领和所有。”

  因某保险公司拒赔,付某元以某保险公司、某劳务公司为被告,向一审遵化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某保险公司给付保险金63万元。

  ■一审:原告诉讼主体适格

  保险公司应支付保险赔偿金

  庭审中,付某元与某保险公司争议焦点之一是,付某元的原告诉讼主体是否适格。

  付某元主张,2013年3月8日,付某平向某劳务公司交纳保费103680元,并取得收据一张。其已将赔偿款支付给代某的父母(继承人),代某的继承人也已经将保险权益转让给付某元,故付某元作为主体适格。付某元提交了相关证据。

  某保险公司辩称,对真实性不认可,涉及的转让行为不符合法律规定,也与代某的母亲李某花在谈话中涉及的是否存在保险金权益转让事实相矛盾。

  某保险公司还主张,投保人为与其有劳动关系的劳动者投保人身保险时,不得指定被保险人及近亲属以外的人为受益人,因此付某元无权向某保险公司要求赔偿。为证明自己的主张成立,某保险公司提交了如下证据:……2015年7月4日,保险公司员工孙某等三人,前往代某家属所在地与代某的母亲李某花的调查笔录。笔录中李某花称:“我们去遵化处理的,矿上负责同志告知我们矿上赔付我们53万元,这53万元是矿上赔付的。我们在遵化的时间,矿上说,保险公司还不确定赔付多少钱。后来,我们回到老家,矿上负责人员说,保险公司赔付10万元整,让我提供账号,后来给我打的钱。当时我就签了三份材料,矿上没有向我说明这三份材料是保险公司意外险需要的证明,矿上没有说代替我向保险公司索赔的事情,我也不同意矿上代替我向保险公司领钱”。并提交现场调查的视频光盘三张。

  付某元辩称:调查笔录、光盘是保险公司人员制作的,对内容不认可;付某元与其父母签订了赔偿协议和保险金转让协议,付某元赔偿了代某父母63万元的事实不可否定。

  某劳务公司辩称,发票金额与保费不符,应为71280元;投保单上的章是保险公司自行刻的,但经过本公司同意,是为了业务方便;与保险公司之间是通过邮件做业务,没有见到过保险单;死者代某的父母已将保险权益转让给付某元。

  一审法院认为,某劳务公司与某保险公司签订的团体意外伤害保险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应依据合同约定履行己方义务。付某元已向死者代某的继承人支付了赔偿款,且代某的继承人签订书面协议将保险权益转让给付某元,由付某元向某保险公司索赔,不违反法律规定,。某保险公司已知晓付某元向死者家属赔偿的事实,故本案付某元主体适格。

  证人证言存在主观易变性,某保险公司提交调查笔录和视频光盘称李某花没有同意将保险权益转让给付某元,但代某死亡至今已两年多时间,其父母早已知道有保险,却一直未向保险公司索赔,可见李某花调查笔录中所称与其当时和付某元达成一致并签订赔偿、保险权益转让协议的真实意思表示不一致,法院对调查笔录内容不予采信。遵化市公安局尸检鉴定能够证实代某在保险期间因意外事故死亡,属于保险事故,某保险公司应依据保险合同的约定承担保险赔偿责任。

1 2 共2页

来源:中工网——《河北工人报》
编辑:尹文卓

图片新闻

全总要闻

热点专题

深度报道

职工之声

新闻日历

|

新闻排行

友情链接

中华全国总工会 | 全国总工会宣教工作网 | 工会资产监督管理网 | 中国工会女职工工作网 | 中国工会经济技术工作网 | 中国工会劳动保护网 | 全国厂务公开民主管理网 | 中华全国总工会新闻中心 | 全国工会干部教育培训网 | “12351”职工维权热线网 | 2010年全国劳模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

地方工会

北京市总 | 天津市总 | 上海市总 | 山西省总 | 河北省总 | 陕西省总 | 辽宁省总 | 吉林省总 | 黑龙江省总 | 江苏省总 | 浙江省总 | 山东省总 | 河南省总 | 湖北省总 | 贵州省总 | 广东省总 | 福建省总 | 海南省总 | 湖南省总 | 四川省总 | 青海省总 | 新疆区总 | 合肥市总工会 | 深圳市总工会 | 哈尔滨市总工会 | 沈阳市总工会 | 石家庄市总工会 | 宁波市总工会 | 南京市总工会 | 杭州市总工会 | 西安市总工会 | 十堰市总工会 | 海城市总工会 | 达州市总工会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11040120015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