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生代农民工婚恋状况调查:我要抱着砖 也要抱着你-打工生活-农民工频道-中工网
  当前位置: 中工网农民工频道打工生活-正文
四川新生代农民工婚恋状况调查:我要抱着砖 也要抱着你
http://www.workercn.cn 2013-01-05 10:00:52 来源:中工网
分享到: 更多

  我双手抱着砖,就无法抱着你;我双手抱着你,就无法养活你。

  网上流传的一句诗歌,道尽农民工在爱情与婚姻中的辛酸和无奈

  2012年12月12日,因包含3个“12”,寓意“要爱要爱要爱”,而被网友们视作“世纪示爱日”。这一天,在成都一家制鞋厂打工的张磊特地请假,带着女友到锦里、宽窄巷子逛了一圈。

  1988年出生的张磊家在射洪农村,高中毕业后外出打工,5年来辗转广州、深圳、成都,干过建筑工、搬运工、餐厅服务员、食品销售员等。站在记者面前的他,穿着时髦,看上去与城市青年无异。

  受教育程度更高,从事工作类型增多,对物质和精神享受要求更高,一定程度上已融入城市生活……张磊身上,折射出“新生代农民工”的几乎所有特质。

  当前,越来越多的“80后”、“90后”农村户籍青年涌入城市务工,占据农民工总数的一半以上。他们正处于适婚年龄,但长期游走于城市与农村之间的“候鸟”模式,深刻影响了他们的婚恋选择。去年底,全国妇联发布《新生代进城务工者婚恋生活状况调查》称,新生代农民工婚恋状况不容乐观。

  一晃又要到春节了,许多新生代农民工又将接到“带个对象回家”的家长通牒,或不得不面对两地分居导致的情感婚姻纠葛。记者跟随四川性社会学与性教育研究中心主任、成都工业学院教授王进鑫,以成都市范围内随机抽取的1589名青年农民工为样本,展开新生代农民工婚恋状况调查。

  调查一:婚姻自主下的妥协与无奈

  调查数据:75%的青年农民工在找对象这件事上,都是自己说了算。

  离春节假期还有两个月,但成都一家美发店的助理造型师祝洋已迫不及待地采购回家要带的年货,今年他要带女朋友回家见父母。“女友是在咖啡厅打工时认识的,在一起3个月了。”祝洋告诉记者。来自资阳农村的祝洋今年23岁,显然不算“大龄青年”,但留在村里务农的同龄人基本都已结婚,只有他还“单起”。

  针对1589名青年农民工的调查显示,我省青年农民工结婚的平均年龄是22.9岁,高峰集中在22至23岁,比农村青年晚,比城市青年早。

  “晚”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城市生活压力大、结婚成本高,快节奏的城市生活也对他们的婚育观念产生重大影响。“早”的原因只有一个,乡土传统的影响和父母亲戚的催促。

  所以,祝洋60多岁的父母很着急,一直催促他赶紧解决个人问题,每次回家都张罗着介绍对象。祝洋一概拒绝:“我理解父母的心情,但感情这种事,还是应该自己决定。”

  这也是新生代农民工普遍的婚恋观。“调查显示,75%的青年农民工在找对象这件事上,都是自己说了算!”王进鑫说,但必须看到,还有1/4达不到。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由于地缘问题和阶层流动不畅,青年农民工的人际交往很受局限。调查显示,有14.4%的人通过父母或亲戚介绍结婚,33.5%的人是通过朋友或他人介绍结婚,主要在农民工群体中选择,很多人都选择找老乡。

  在成都高新西区一家大型制造企业打工的小孟对此感受明显。他来自河北农村,刚满20岁。他说,工业园区里大多是年轻人,朝夕相处,容易产生感情,不过很多人在一起只是出于排遣寂寞或好玩,“谈谈恋爱可以,真要说到结婚,需要慎重考虑”。

  对于结婚,男女农民工似乎有着不同的“标准”。调查显示,为了在城市站稳脚跟,很多打工妹即使降低择偶标准,也会选择嫁给城里人。但对于打工仔来说,城乡之间的鸿沟一时还难以逾越。在结婚对象上,他们首选老乡,其次是外省农民工,最后才是城里人。


  调查二:“候鸟”生活下的闪婚与闪离

  调查数据:已婚的青年农民工中,离婚率达千分之44.05,远高于全国离婚率的平均水平。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候鸟”式的生活方式,使青年农民工群体中“闪婚”的现象特别突出。

  2012年12月16日晚,记者在春熙路一家服装店见到导购唐雪梅时,她正在给男朋友打电话,约定第二天去看新房装修进度。唐雪梅家在南充农村,男友是东北人,目前都在成都打工。房子在新都,两家人一起凑了10万元付首付,打算装好后就结婚。

  “我们是通过网络认识,交往时间不算长,但双方觉得还可以,就决定结婚。”24岁的唐雪梅坦言,找一个合适的对象不容易,身边很多朋友都是通过网络交友来解决终身大事。除了传统的QQ聊天,微信、陌陌等手机软件也很流行,甚至在网上斗地主、打麻将、耍游戏都可以耍到朋友。

  因为网络“耍得转”,农民工小张已经成了工友里面最受欢迎的人。他说,工厂里做工的基本都是20多岁的男青年,工作辛苦,收入不多,找个女朋友很不容易,网上找朋友,至少是条路子。

  “闪婚”成风的同时,“闪离”的情况也很突出。

  来自绵阳农村的张学琼今年才26岁,但已离婚两年,是一个3岁孩子的妈。5年前丈夫外出打工,张学琼成了“留守妇女”。她老老实实在家带娃娃,没想到老公居然和单位同事发生“婚外情”,回家向她提出离婚。

  这是新生代农民工中最常见的离婚故事。调查显示,已婚的青年农民工中,离婚率高达千分之44.05,其中男性为千分之65.22,女性为千分之36.07,远高于全国离婚率的平均水平。

  “原因很复杂!”王进鑫分析,从好的方面来说,与父辈相比,青年农民工的婚姻观发生了很大转变,更追求情投意合;从不好的方面说,不少人是经由父母、朋友介绍或“网恋”闪婚的,婚姻基础比较差,结婚后有的一方外出、一方留守,有的一起外出却因条件限制而无法住在一起,夫妻两地分居或没有稳定的家庭生活。双重因素导致了青年农民工离婚率较高。

  离婚后,孩子判给前夫,张学琼也离开农村外出打工。她对再婚对象提出明确要求年龄在30岁以上,这样更成熟可靠;更重要的是,不管对方在哪工作,一定要跟在身边,绝不两地分居。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28岁打工妹告诉记者,进城务工后,城里人的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给自己造成很大的冲击,自己身边就有活生生的“婚外情”例子。

  “事实上,不论是一偶难求还是离婚高发,都是目前社会背景下,边缘化身份导致的理想与现实冲突。”王进鑫一语点明。


  调查三:二元结构下的探索与期盼

  从专家到网友,一致的呼声是:破除城乡二元结构是解决青年农民工婚恋问题的关键。

  “我双手抱着砖,就无法抱着你;我双手抱着你,就无法养活你。”网上流传的一句诗歌,道尽农民工在爱情与婚姻中的辛酸和无奈。

  在各个建筑工地流动打工5年,马龙终于厌倦了和妻子“牛郎织女”的生活,打算过年就辞职返乡,用存下的辛苦钱做点小生意。对于城市经历,他坦言:“有很多留恋,但更想过一点正常的生活。”

  “这主要是城乡二元结构造成的。”王进鑫说,新生代农民工难以在城市安家落户,只好游走在城市和乡村之间,“不正常的生活”过久了,就会严重影响到婚恋生活,从而带来大量的社会问题,比如“留守儿童”、青年农民工“性混乱”等,成为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重要课题。

  如何实现“既要抱着你,也要养活你”?从专家分析,到社会观察,从媒体报道,到网友吐槽,一致的呼声是,破除城乡二元结构是解决青年农民工婚恋问题的关键。

  “二元户籍制度不仅带来很多权利限制,更是一种身份上的落差。”王进鑫认为,对于新生代农民来说,社会认同和他人尊重的心理需求远远高于父辈,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他们的恋爱和婚姻;同时,收入、养老、医保、教育、就业、住房、文化等政策性障碍也加重了农民工的婚姻难题,这需要多个职能部门来协同合作,既保障他们的经济收入,也保障他们的平等公民权利。

  采访中,很多新生代农民工表达了各自在人际交往、情感沟通、婚姻经营、生殖健康等方面遇到的困惑和难题,希望有关部门加强这方面的教育、引导和服务。

  成都新市民学校正在进行这方面的探索。据共青团成都市委青工部部长冯金伟介绍,为帮助农民工群体更快更好地融入城市,成都市总工会、团市委、市妇联等联合主办了公益性质的成都新市民学校,专门为农民工提供教育培训帮扶。政府和企业也有意识地组织青年员工开展一些联谊活动,丰富他们的业余生活,为青年农民工婚恋创造条件。

  “随着培训课程的不断完善,婚姻家庭教育已成为非常重要的内容。”新市民学校市团校基地副主任冯卫告诉记者,近期面向青年农民工开展的5项家庭美德宣传教育中,“夫妻之间和睦相处”一课很受欢迎。

  “未婚的也感兴趣?”记者好奇地问。

  “当然,未婚青年更应该提前学会如何正确地经营夫妻关系。”冯卫说,这方面的培训仍处于起步阶段,接下来还会做更多探索和尝试。

  声音

  远离“熟人社会”他们婚姻责任感降低

  四川性社会学与性教育研究中心主任、成都工业学院教授王进鑫

  6年跟踪调查,我感到喜忧参半。喜的是,新生代农民工无论在婚姻自主性、夫妻地位、对配偶的情感认知方面,还是对婚姻中性的认识方面,与父辈相比都大大提高。忧的是,新生代农民工进城后,观念上受到城市文明的冲击,环境上却远离了能有效约束行为的传统“熟人社会”,婚姻责任感降低。

  主要表现在:第一,婚外情、婚外性行为增多,离婚率远远高于其他群体;第二,两成以上存在家庭暴力现象,主要为精神折磨、谩骂等精神暴力,占到22.8%,其次是殴打等身体暴力,占到14.8%;第三,由于传统观念或者经济条件限制,从未做过任何孕期检查的占到15.5%,在家生产小孩的占到22.7%,生育与生殖健康状况不容乐观。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新生代农民工群体离婚后,由于经济、工作等原因,往往不太愿意或难以承担起孩子的教育、抚养问题,容易产生大量“问题儿童”,给社会和谐造成隐患。我们将继续进行相关问题研究,预计今年初会开展大规模数据调研。


四川新生代农民工婚恋状况调查:我要抱着砖 也要抱着你-打工生活-农民工频道-中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