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获得感”是近年来提到较多的人们词汇。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改革,推动人力资源自由流动,支持企业提高技术工

强化和落实企业在职工培训中的主体作用;怎样引导企业广泛开展技能竞赛、岗位练兵、师人待遇,加大高技能人才激励,鼓励海外留学人员回国创新创业,拓

宽外国人才来华绿色通道。面对如何提升一线工人的获得感,代表委员们纷纷说出了他们的看法——

事业留人、待遇留人,让人们愿意扎根一线当蓝领

        全国人大代表王建清提出,当前,愿意当蓝领、励志扎根一线的人少了。今后,我们要不断推动人才机制改革,以事业留人、待遇留人,让一线员工在职业生涯中有更多获得感和幸福感,让更多的人愿意当蓝领、立志做工匠,让更多的人立足岗位、精益求精。>>>详细

让技能人才有职业荣誉感才能造就更多高技能人才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电网安徽宿州供电公司带电作业班副班长许启金表示,目前在一些企业,管理岗位人员的待遇普遍高于高级技能人才,使一些员工特别是高等院校毕业生不安心在基层一线工作。在弘扬劳模精神、工匠精神的同时,要不断完善产业工人特别是高技能人才薪酬体系和创新激励机制。只有让更多技能人才有职业荣誉感、爱岗敬业,才能培养造就出更多的高技能人才,我国才能真正建成制造业强国。 >>>详细

培养技术工人需社会上的情感认同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石油化工股份公司茂名分公司首席技师张恒珍认为,推进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需要培养更多的技术工人特别是高级技术人才,这不仅需要社会上对技术工人有发自内心的情感上的认同,还要提高技术工人的待遇,畅通人才成长的通道,要更好地发挥劳动模范的“头雁效应”,带动培养更多“大国工匠”。>>>详细

打破职业“天花板”让技术工匠有出路有地位

        “必须要让政策顶层设计这支指挥棒指挥好,薪酬激励、成长培训、职称评定等都有继续改革的突破空间才行。”杨杰认为,要充分发挥好技术工匠在创新中的作用,需要从顶层抓好设计,通过体制机制的创新,打破技术工匠的职业“天花板”,让更多人看到在技术工匠岗位上也能有出路、有尊严、有地位,也能生活得体面。同时,也让更多高起点高水平的人愿意加入到技术工匠的工作中来,并愿意扎根一线钻研技能,让技术工匠不必挤向管理岗。>>>详细

技能人才流向管理层,造成人才浪费

        一名优秀的高级技术工匠的培育,往往需要10-20年,有的甚至更长年限,是企业和国家的宝贵资源。但是,以目前全国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普遍的薪酬体系为例,技术工匠即便达到最高等级——高级技师,其收入也远低于管理岗的起点级——副科级。

        同时,几十年来,技术工匠薪酬体系没有大的变化,尽管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激励技术工人的政策,但由于工人是弱势群体,没有动态跟踪机制,所以很难落实到位,越发没有人愿意从事技能工作,造成了职工学历越来越高,但技术工匠却依然匮乏的状况。在现实中,大量技术工匠都努力把技能作为跳向管理岗的跳板,导致大量技术技能人才流向管理层,造成人才的严重浪费,形成企业一线创新主体的沙漠化、虚拟化和空心化。>>>详细

完善启蒙教育 打破职业“高低”之分的认识误区

        张敬华代表认为,要通过完善的启蒙教育,打破对于职业有“高低”之分的认识误区。她建议,应加强学校教育与职业生涯的衔接,实施从小学阶段开始的职业生涯教育,并将职业观和劳动观教育作为中小学职业生涯教育的核心。同时,应该从中学开始开展职业教育,并设置固定的教学时刻表。>>>详细

尊重,从打破标签化称谓开始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同时也是一名基层工人,五年来我一直关注农民工基本权益保障,为农民工群体奔走‘代言’。”张晓庆说,2013年她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的第一份建议就是:将“农民工”更名为“产业工人”,打破标签化的称谓,使农村务工人员在称谓上得到应有的尊重。从养老、医疗、保险、住房、子女入学等基本保障,到工人队伍整体素质和地位的提升…… >>>详细

让农民能进城打工也能进城落户

        “从全国来看,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和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还有16个百分点左右的差距,农民进得了城、落不了户的问题比较突出。”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荆门市东宝区来龙村党支部书记胡为义说,要支持试点地区加快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