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技术工人的待遇与技术工人的地位和能力,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几乎形成了“死结”。一方面,技术工人的待遇低,影响技术工人的地位,进而

影响大家对从事技术工作、接受职业教育的态度,导致我国缺乏高素质的技术工人;另一方面,技术工人的技术“粗糙”,也影响技术工人收入的提高,让提高

技术工人地位的道路显得漫长。对于与技术工人的技术和待遇代表委员们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让“蓝领”成为“金领”

    在吸引和留住技能型人才方面,政府和企业都要转变思想观念,在工资、培训、荣誉等方面向技工倾斜,让“蓝领”成为令人羡慕的“金领”。

    安钢通过设置关键岗位技术津贴、制定岗位创效奖励措施等办法,不断提高技术工人待遇。同时,公司每两年评选一次劳动模范,一线技术工人比例不低于50%,还以职工的名字命名劳模创新工作室和优秀技能人才创新工作室,“从精神层面构建和完善激励机制”。>>>详细

职工科技创新成果转化要让企业接受工人得实惠

    要让职工科技创新成果转化应该加大宣传和引导,提高企业和有关管理部门的认识;抓紧梳理有关政策法规和建立相关配套政策,消除企业的后顾之忧;政府相关部门整合科技成果转化、国有资产管理、资产评估和职工创新等方面专家资源,组成指导服务中心;筹建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评估服务机构,为职工创新成果按要素参与分配提供客观公正的效益评估。

    “职工科技创新成果转化需要统筹考虑,既要让企业能接受,也要让技术工人得实惠。”李斌代表建议。 >>>详细

保障技术工人待遇制度需跟上

    尽管企业有大有小、有强有弱,但一个不能忽视的事实是,随着“中国制造2025”的实施,想要在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过程中分得一杯羹,企业就必须重视技能人才的作用。技能是产业工人的立身之本,产业工人是企业的发展之本。提高技术工人待遇,不能仅仅寄望于企业家良心发现,必须有制度保障。>>>详细

技术工人收入不如计件工

    基本工资根据一定的技术级别划定,一共20多级;效益工资根据经营产值确定,技术工人取平均数。生产线上操作工的收入采取的是计件工资制,完成的数量越多,挣得就越多。由于没有技术补贴,基本工资又低,技术工人挣的甚至还不如普通的计件工人。丁照民代表感叹道,“企业收入分配能不能对技术工人有所倾斜,提高一下技术工人的待遇呢?>>>详细

提升隐性待遇,探索公平合理的激励机制

    “提高技术工人待遇,收入是一个重要方面,但还远远不够。职业生涯的发展、晋升通道的拓宽、技能水平的提升、创新成果的转换,甚至能否参与企业的民主管理,都是提高待遇的题中应有之义。”上海电气液压气动有限公司液压泵厂总工艺师、数控工段长李斌代表认为,这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探索出科学公平合理的激励机制。>>>详细

推动技术工人创新成果按要素参与分配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对承担重大科技攻关任务的科研人员,采取灵活的薪酬制度和奖励措施。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政策,但政策激励的对象主要是专业科技人员,技术工人还无法享受有关政策待遇。”中国第一汽车股份公司红旗分公司制造技术科维修班长齐嵩宇代表陷入思考,“对于技术工人,在这方面是不是应该有所探索呢?”>>>详细

化工行业职工的津贴每月只有几十元

   化工行业涉及有毒有害作业,相应岗位有发放津贴的规定,但这个津贴的标准是上世纪90年代制定的。按照当时的标准,这些岗位的职工每人每天有1元~2元的津贴。2016年,人社部、财政部曾联合下发《关于调整林业有毒有害岗位津贴的通知》,按照危害等级将林业有毒有害岗位的津贴调整为每人每月450元、350元和260元。同样是有毒有害岗位,化工行业职工的津贴每月只有几十元。 >>>详细

代表建议“艰苦岗位津贴免征个税”

    董林等多位代表曾在全国两会期间“接力”建议免征煤矿井下职工艰苦岗位津贴个税,“毕竟随着个税的扣除,津贴无形中就打了折扣,让一线艰苦职工充分受益的目的没有完全达到。只有更多惠及低收入群体,合理调节社会收入,个人所得税才能有效实现设置初衷,促进社会公平。”>>>详细

调整完善个税制度,提升百姓幸福指数

    “随着个人工资收入连年提高,个人承担的个税也从无到有、从少到多。这会给企业基层职工的生活质量造成影响。”王钦峰代表认为,“调整完善个税制度,是提升老百姓幸福指数的重要举措。”>>>详细

加大技术工人补贴力度,国家不能缺位

    从带领八九个组员的生产班长,到管理5个班组45名组员的白班组长,高颖明深刻感受到: 也想进一步加大对他们的补贴力度,但公司利润有限,有时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国家应该大力扶持实体制造业,促进中小企业转型升级,通过税收优惠、财政补贴等措施,让企业有动力、也有能力去提高技术工人的待遇。>>>详细

新成果按要素参与分配落地难

   “目前,创新成果按生产要素参与分配的激励机制,在企业层面还没有很好地落地实施。”上海电气液压气动有限公司液压泵厂总工艺师、数控工段长李斌代表是上海市总工会的兼职副主席,他告诉记者,“经过调研发现,制约因素主要有三方面,企业行政对于职工岗位创新存在认识偏差,认为这是职务发明,给予奖励就可以了;企业缺乏推进动力,增加成本、减少利润是最大考量;缺少第三方评估服务机构。”>>>详细

让员工们对技术大拿既向往又崇拜

   “不同的技工级别享有不同待遇。”王钦峰代表告诉记者,近两年,公司每年评定技术工人的技术等级,依次是初级技工、中级技工、高级技工、技师和高级技师,每月给予相应的津贴,“评上了就能享受”。“津贴就是额外的收入,是自身技术水平价值的体现。”王钦峰代表自豪地说,“我是这个岗位的技术大拿,员工们既向往,又崇拜。” >>>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