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趁快递员回站点取货的间隙,我们争取到了跟他们聊一聊的机会。访谈中,“被尊重”的愿望被反复提及——

【蹲点日记】站在货架前听快递小哥诉说心声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2021-06-23 07:03:00

  【蹲点日记】

  原标题:趁快递员回站点取货的间隙,我们争取到了跟他们聊一聊的机会。访谈中,“被尊重”的愿望被反复提及——(引题)

  站在货架前听快递小哥诉说心声(主题)

  彭晶

  开栏的话

  下基层,转作风,解难题,促发展。全总机关和各地工会干部赴基层蹲点活动正在进行中。广大工会干部深入各地乡镇街道、工业园区、车间班组,走到职工身边,体验职工辛劳、倾听职工心声、解决基层难题,在深入基层中增长智慧、提高本领,在服务职工中锻炼党性、改进作风。今日起,本报开设《蹲点日记》专栏,选登工会干部在蹲点期间的工作日记,记录他们的经历、故事和感悟。敬请垂注。

  6月3日 星期四 晴

  上海连日阴雨,今天终于放晴。今天的调研计划是对快递员做个案访谈,趁天气不错,我们决定骑共享单车去。

  之前与快递小哥的接触,是作为客户接受他们服务,今天是作为工会干部第一次用田野调查方式,了解他们的实际情况以便为他们提供服务。视角的转换也带来新的挑战——怎样快速拉近距离,让他们愿意和我们说说心里话?怎样用尽可能短的时间问完我们的问题不耽误他们工作?虽然心怀忐忑,但我相信这会比座谈会上听汇报更加鲜活真实生动。

  我们来到浦东区塘桥街道总工会辖区内的一条快递公司站点比较集中的街道。这里一字排开五六家快递公司,每个门面大概十几平方米,货物堆放在货架上,都靠人工分拣,室内比较闷热。

  我们走进其中一家快递公司站点。此时快递员都出去送货了,只有站长在,我们先跟他聊起来。这位站长有20多年从业经历,现在自己当老板,加盟了一家外资快递公司,雇用了16位快递员。现在平台一般一天要派约4000单,快递员工资按单计算,多劳多得。他最希望工会提供协调劳动纠纷方面的帮助。

  过了一会儿,几位快递员回来取货。在征得站长和快递员本人同意后,我们站在货架前开始对快递员进行访谈,这样是为了方便快递员同时拣货。

  我访谈的这位快递员35岁,江苏人,家人都在老家,穿着白T恤牛仔裤,干净朴素。他直言工作很辛苦,早上6∶30就到公司理货,不忙的时候是18∶30下班,下半年忙起来时要到21点才下班,每个月只能休息一两天。每月收入大概8000元到10000元,但上海生活成本高,去掉个人费用四五千元,所剩不多。他没缴纳社保,只自费购买了意外险。即使很辛苦,但老家有房贷,要养家人,他只能咬牙坚持。

  说到这儿,他停了手里的活,认真地说,如果有可能,他还是希望转行。我点点头,又问他工作中还有什么觉得很难的地方,他说希望被尊重、被倾听,因为有时客户投诉,即使不是他的责任也仍然要被罚款。

  这时站长进来催促了,我们只好匆匆结束了访谈。目送快递员骑着载满快递件的电动车离去,我突然觉得这就像他目前的生活,负重前行,要非常努力才能保持平衡。

  被尊重,这是我在近期调研中反复听到的一个词。他们的不被尊重感来自日常工作的点滴:可能是被保安拒绝进入写字楼时,可能是不让走客梯只能走货梯时;他们会敏感到不愿意去建在大楼里的休息驿站,只因待在“高大上”的环境里不适应……这些感受是超出想象的,而这也恰好说明现在普通劳动者不是满足生存需求就可以了,他们也非常看重精神需求,委屈无处诉说会极大地影响职业认同感。

  我深切地感受到,快递员这个群体从事着简单而辛苦的劳动,看似灵活却缺乏参与组织合作的工作训练,看似就业却缺乏一技之长的积淀,看似自由却逃脱不了劳动时间长考核标准严可支配收入少的现实。如果没有共商共议共决机制来维护他们基本的劳动权益,没有组织来关心他们的生活困难和情感需求,没有渠道从更长远的角度帮助他们提升劳动技能实现更高的劳动价值,仅靠个人力量,他们可能难以做到体面劳动、舒心工作、全面发展。如何把他们从超长的劳动时间中解放出来,引导他们把宝贵的青春用于学习提升技术技能,获得真正的发展自由,应该是我们做工会工作需要思考的问题。

  (作者单位:中国教科文卫体工会)

责任编辑:尹文卓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