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学习时政看点工事全总工会评论权益视频财经企业就业民生国际军事理论汽车健康人物书画摄影旅行文化公益教育娱乐体育

中工工会

吉林

全总领导

王东明 全国总工会主席

陈 刚 全国总工会党组书记、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

张少琴 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兼)

蔡振华 全国总工会副主席、 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翁杰明 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兼)

张晓兰 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兼)

阎京华 全国总工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机关党委书记,中国金融工会全国委员会主席

邱小平 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兼)

江广平 全国总工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李晓钟 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 经费审查委员会主任

马吉孝 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兼)

房建孟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全国总工会机关纪检监察组组长、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

魏地春 全国总工会副主席、 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郭明义 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兼)

巨晓林 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兼)

高凤林 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兼)

张茂华 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组织部部长

许山松 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王俊治 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吉林市总工会干部下沉社区“战疫”日志

2020-05-20 11:27:25 来源:中工网

  自5月7日吉林市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后,吉林市总工会机关干部纷纷请缨“战疫”,积极下沉社区,一天24小时轮班战斗在包联第一线,毅然决然站好每一班岗。吉林市总工会女工部副部长王媛的这篇值守日记,真实记录了她和同事们在社区卡点值勤的一天。

  5:00,去往执勤卡点的路上。初夏的清晨,天有点阴,风微凉。昔日此时应该忙碌起来的城市,今天显得格外冷清,街道上几乎没有什么车辆和行人,透过车窗,如不是看到各路口站着身穿马夹或防护服的志愿者,都差点忘了我们交通拥堵的“城市病”,还以为它仍在熟睡。心里有点酸。

  5:20,包保社区二组卡点(吉林市总工会包保的三个卡点之一)。远远的,就看到三个“大白”站在小区门口,那是已经连续执勤12小时的同事。来不及多说几句,以最快速度换好防护服,马上和他们进行交接,只为了让他们早点回家补觉。“今天咱们工作量增大了,区里防疫工作要求,除了发放出入通行证、扫码、测温、检查出入人员情况等常规工作外,我们要通知到每一位居民,从今天开始,每天每户只允许一人出去购买生活用品,并且尽快返回,尽量避免不必要的外出,外出上班人员需要单位开具工作证明……”因熬了一夜,李平眼里布满红血丝。

  5:45,二组上午班三名同志全部接班上岗。拿起测温枪站到小区门口,来时路上紧张伤感的心情,瞬间就被油然而生的责任感撵跑。小区居民陆陆续续出入,要去晨练的,要去买菜的,准备上班的,下夜班回家的,超市送货的……工作人员向每一位居民讲解限行事项,扫码、测温、登记,刚交完班的同事都没离开,依然在入口帮着维持秩序。心里有点心疼又有点感动。

  7:30,人流车流量开始大了起来。“您好,请出示通行证和吉祥码,给您测下温,去上班吗?今天开始限制出行,请单位开个工作证明。”“您好,带通行证了吗?从今天开始每天每户只允许一人外出购物并尽快返回。”“大爷,没事就别出来了,在家待着吧,老年人更要注意”,“没有吉祥码?来,我帮您注册一个,现在不管去哪都得扫吉祥码。”“别着急,您稍等,说下您家楼号、门牌号,我帮您查查通行证。”……

  8:30,一位阿姨为我们送来一壶热水和一次性纸杯。刚说声感谢,她就急忙转身回家了,边走边说:“七十多岁了,也不能为你们做点别的,四个月的外孙自己在家,不能在这帮你们忙了。”

  地上堆满了居民送来的矿泉水、煮鸡蛋、食品饮料和椅垫。这一刻,眼睛有点湿,泪水和汗水的雾气布满护目镜,没法带了,只好摘下来,这时才发现,防护服里层都是小水滴,口罩也水淋淋的,不知什么时候头发和后背都被汗水湿透了。赶紧拿出一个备用口罩换好,毕竟心里也有点害怕。触这么多健康状况未知的陌生人,家里还有因疫情停学在家上网课的儿子。来不及多想,又得匆匆忙忙一溜儿小跑,去拦停一辆要进小区的面包车。

  9:20,小区内匆忙跑出来一个居民,说老父亲心脏病发作,接救护车来不及带通行证。让他在卡点门口等候,救护车来了,司机主动放下车窗要接受检查。立即有序疏导居民让路。见到救护车进院,居民议论纷纷:是不是有病例在这个小区了?要不怎么来抓人了?我们马上和居民解释,消除不必要的恐慌。救护车出来时,恰好有一辆私家车要出去,同时一辆生活物资运输车要进来,工作人员马上分头引流,为救护车让路,一分钟都没耽误。救护车驶出小区的时候,同样“全副武装”的急救人员向我们竖了大拇指,相通的工作使我们有更多的理解。

  9:50,又一波出入高峰开始了。门外来了三车快递。许多要出去的人夹在来取快递的居民中,我们工会三个工作人员错落站到出入口通道两侧,眼观六路,主动补位,为了不漏查一人。人再多,检查程序一个也不能落。四个小时过去了,卡点的宣传喇叭依然有力地宣传着防疫通知,为了盖过它的响度,我只好提高音量,用早已嘶哑的嗓音一遍一遍重复着同样的话,还要平缓语气,避免因为声音大让老百姓误解态度不好。

  10:15,出入的人流依然不见减少。这个卡点是个有着近20栋楼的老旧小区,人员构成复杂,打工者和老年人居多。“凭啥不让我进啊?我自己的家还不能回了?我有钥匙还不行?干脆把我抓起来算了!”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居民因没有通行证被我们拦下,情绪激动。“您别着急,不是不让您回家,是根据防疫工作要求,不是本小区居民一律不得入内,这也是对你们每一位住户负责。我现在给您找您家的通行证!”见我们翻来翻去也没找到,这位居民开始骂骂咧咧。我们心里很是郁闷,但看看桌子上摆的“党员先锋岗”和“吉林市总工会包联工作点”的桌牌,所有情绪只能咽回肚里。这一刻,才真正理解“我们不是代表个人,而是代表一级组织”这句话的含义。通过和社区干部沟通,得知当时社区登记时没联系到他,所以没有给他发放通行证,于是我们立即为其补办了通行证,并耐心向他讲解了有关防疫政策和要求。他的情绪渐渐缓和,旁边的居民也都纷纷表示“志愿者工作都是为了大家,为了防疫工作。”他最后说:“特殊时期,理解你们,你们也不容易。”就这一句,所有的委屈都烟消云散。

  10:55,一个醒目的身影逐渐走近。早上那个不听拦截不带口罩的女性居民回来了。她径自向小区走去,不论你和她说什么,她都不予理会,追上去提醒她戴好口罩,她竟恶狠狠地瞪你,让人心里发寒。虽然知道她是精神病患者,但是对她不带口罩出行还是不免有些担心。立即将情况向社区及单位汇报,希望能有解决办法,不要因为她一个人的随意行为,让我们这么多人的辛苦付诸东流。

  11:20,一上午“马不停蹄”的工作,有些体力透支。早上四点钟起来,只吃了几口饼干。三百多分钟,屁股基本没挨着椅子,扫码手机电量也显示不足,为了不上厕所,我们谁都没喝一口水,此时,只觉得脚肿得要把运动鞋撑破。迈着像灌了铅的腿,走向一个又一个居民;弯下已经挺不直的腰,翻查一摞摞的通行证;舔舔干涸的嘴唇,重复着同样的话;抬起酸胀的手臂,一个一个的扫码测温……回头看同组的两个同事——金钊,30岁小伙子,自己老爸刚摔伤没法去照顾,同时也是“百天娃娃”的奶爸,因累得打蔫,正强迫自己卯足精神。于建,60岁的大哥,还有一个月就要退休,仍坚持为“战疫”奉献在岗期间最后一份力量,同样已经筋疲力尽,趁没人的时候偷偷揉了揉腰。

  11:45,下午班的同事又提前来交接了。他们也是想着让前一个班的同事早点回家休息。疫情无情,同事情深。他们有的是家里有老人需要照顾的儿女,有的是年幼的孩子停学独自在家的父母,有的是二十刚出头在妈妈眼里还没长大的孩子……在此时,在这里,我们都有一个相同的名字:工会人,志愿者。抗“疫”路上,有苦有累,有委屈有欣慰。一壶热水,一个微笑,一声谢谢,一句辛苦,一个竖起的大拇指,都让我们觉得再苦再累真的值得。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疫”中,吉林市总工会的每一个同志都是勇敢的战士。我们都有一个共同心愿:尽己之力早日战胜疫情,戮力同心守护江城家园。我们愿意负重前行,换来岁月静好。

  换下挂着汗水的防护服,没空和开始忙碌的同事告别。走在回家的路上,正午的太阳终于钻出了云层,期待不久后的江城,阳光明媚。(作者:王媛 整理: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彭冰  通讯员 赵阳)

编辑:姚怡梦

图片新闻

热点专题

深度报道

职工之声

新闻日历

友情链接

中华全国总工会 | 中国工会劳动和经济工作网 | 中国工会权益保障网 | 全国工会社会组织工作信息平台 | 全国厂务公开民主管理网 | 中国工会普法网 | 中国工会女职工工作网 | 中国职工教育网 | 中国职工发展基金会

地方工会

北京市总 | 天津市总 | 上海市总 | 山西省总 | 河北省总 | 陕西省总 | 辽宁省总 | 吉林省总 | 黑龙江省总 | 江苏省总 | 浙江省总 | 山东省总 | 河南省总 | 湖北省总 | 贵州省总 | 广东省总 | 福建省总 | 海南省总 | 湖南省总 | 四川省总 | 青海省总 | 新疆区总 | 合肥市总 | 深圳市总 | 哈尔滨市总 | 沈阳市总 | 石家庄市总 | 宁波市总 | 南京市总 | 杭州市总 | 西安市总 | 十堰市总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