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时政国际工会维权财经人物评论就业理论视频军事图库民生体育汽车文化企业书画教育娱乐社区旅行公益绿色

中工工会

职工之声

全总领导

王东明 主席

李玉赋 党组书记、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

张 工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

张少琴 副主席(兼)

蔡振华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翁杰明 副主席(兼)

张晓兰 副主席(兼)

阎京华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机关党委书记,中国金融工会全国委员会主席

邱小平 副主席(兼)

江广平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李晓钟 党组成员、经费审查委员会主任

马吉孝 副主席(兼)

房建孟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华全国总工会机关纪检监察组组长,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

石 岱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

魏地春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郭明义 副主席(兼)

巨晓林 副主席(兼)

高凤林 副主席(兼)

张茂华 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组织部部长

许山松 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王俊治 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曲昭伟 书记处书记(挂职)

微信工作群该瘦瘦身了

2020-01-01 07:50:27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近日,某汽车品牌一名30岁的工程师坠亡,其家属称,其因工作压力太大导致抑郁,“所有的部门都要来找他,工作微信群都有120多个,每天看群消息都看不完,邮件也回不完”。

  家属单方的陈述有待查证,但被微信工作群缠身,应该是时下不少职场中人的真实写照。公司新上一个项目,会建一个微信群;单位新推一项工作,会建一个微信群;团队执行一次任务,会建一个微信群……久而久之,手机里的微信工作群越积越多,并且很少会被解散、清理。前段时间有报道称,微信已经被诸多单位默认为基本办公软件,而其最初的定位本是一款社交软件。

  微信工作群,有用吗?管用吗?答案显然是有。组建容易,沟通方便;集思广益,火花碰撞,有利于提高工作效率;可以增强团队意识,加深感情,加强凝聚力,等等。

  但微信工作群多起来之后,有人感觉,生活因此被绑架,早上喊你起床的、晚上让你无法入眠的,都可能是来自工作群的消息提醒,无论在健身、带娃,还是在聚餐、生病,工作群都可能随时响起——工作和生活的界限似乎越来越不清晰。

  有人感觉,工作负担加重了,这个群要回复、那个群要响应,若真是团队里的“关键”先生,更是应接不暇。

  有人感觉,有些工作群已经变味了,成了“聊天群”“留痕群”,很多信息都是无用无效的,反而降低了工作效率。

  还有更极端的例子,人命关天的工作也通过微信群去传达指示和通知,结果导致有职工因未收到通知、及时避让列车而出了安全生产事故。

  微信工作群,在精不在多。什么时间、什么场合、什么工作性质可以使用微信工作群,如何使用,相关人员应该把握好度,避免其成为负担和摆设,更要坚决杜绝其误事害人。

  给基层减负,可以从给工作群“瘦身”入手。(童生)

编辑:朱晶晶

图片新闻

热点专题

深度报道

职工之声

新闻日历

友情链接

中华全国总工会 | 中国工会劳动和经济工作网 | 中国工会权益保障网 | 全国工会社会组织工作信息平台 | 全国厂务公开民主管理网 | 中国工会普法网 | 中国工会女职工工作网 | 中国职工教育网 | 中国职工发展基金会

地方工会

北京市总 | 天津市总 | 上海市总 | 山西省总 | 河北省总 | 陕西省总 | 辽宁省总 | 吉林省总 | 黑龙江省总 | 江苏省总 | 浙江省总 | 山东省总 | 河南省总 | 湖北省总 | 贵州省总 | 广东省总 | 福建省总 | 海南省总 | 湖南省总 | 四川省总 | 青海省总 | 新疆区总 | 合肥市总 | 深圳市总 | 哈尔滨市总 | 沈阳市总 | 石家庄市总 | 宁波市总 | 南京市总 | 杭州市总 | 西安市总 | 十堰市总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