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工会

职工之声

全总领导

王东明 主席

李玉赋 党组书记、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

张 工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副书记

张少琴 副主席(兼)

蔡振华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翁杰明 副主席(兼)

张晓兰 副主席(兼)

阎京华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机关党委书记,中国金融工会全国委员会主席

邱小平 副主席(兼)

江广平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李晓钟 党组成员、经费审查委员会主任

马吉孝 副主席(兼)

房建孟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华全国总工会机关纪检监察组组长,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

石 岱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

魏地春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郭明义 副主席(兼)

巨晓林 副主席(兼)

高凤林 副主席(兼)

张茂华 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组织部部长

许山松 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王俊治 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曲昭伟 书记处书记(挂职)

建筑项目买了工伤保险,劳务公司怕影响评优或受处罚刻意不申请,农民工怕名声变“臭”再就业难、没钱打官司耗不起——

合法的工伤赔偿,农民工不告拿不到钱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刘旭
2019-09-12 08:31:46

  8月19日下午,农民工王大鹏将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人民法院的民事调解书攥在手里,他终于拿到了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停工留薪期工资等工伤待遇以及解除劳动关系补偿金共6万余元。4年前出了工伤,在劳务公司积极救治、垫付了医药费的情况下,他多次反复才鼓起勇气索赔相关工伤待遇。

  王大鹏只是索要合法工伤赔偿却畏手畏脚的农民工之一。记者采访发现,很多农民工因被劳务公司哄骗不知晓不申请、怕名声变“臭”再就业难、没钱打官司耗不起等,合法的工伤赔偿金拿不到。

  只知有钱治病,不知有工伤保险

  56岁的王大鹏是大连市普兰店区安波镇人。2015年3月,他受雇于大连某建筑劳务公司,到大连东港一家建筑工地从事抹灰工作,日薪260元。没签订劳动合同,也未缴纳社保,工资由工头王伟以现金形式发放。2015年6月29日,他不慎摔伤,导致左股骨、颈骨骨折。劳务公司积极救治,并垫付了相关医疗费6万元,同时给付了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和交通费共计4万余元。“当时特别感动,以为出事会没人管,结果公司的邢经理都没犹豫,一项项全都垫付了。”王大鹏说。

  2016年7月17日,大连金普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对王大鹏认定工伤。此后王大鹏因伤情较重,骨折部分一直未愈合,无法干活儿。2018年3月6日,经鉴定,王大鹏构成九级伤残。长达3年不能在工地干活儿,王大鹏觉得单位应该给自己一些补偿。

  2018年3月18日,王大鹏申请了劳动仲裁。但邢经理一直强调,自己开的是一家小型劳务公司,已经为其垫付了10多万元,避而不谈项目部已经缴纳工伤保险金的事。“仲裁前不知道项目部给我们每个农民工都买了工伤保险,还以为是劳务公司发善心给我拿的医药费。”王大鹏说。

  企业缴纳工伤保险,农民工却不知晓的情况并不在少数。9月5日,记者随机采访了36位大连、沈阳两地的建筑工地农民工,仅有8位明确知道自己有工伤保险。另外22位说不清是意外伤害险还是工伤保险,还有6位以为出了工伤公司不是必须给付医药费,而对于工伤待遇和垫付医疗费用更是分不清有何差别。

  那么工伤待遇和垫付医疗费用差多少?《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到第三十七条规定,职工发生工伤后,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经工伤职工本人提出,该职工可以与用人单位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关系,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由用人单位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

  对于王大鹏的情况,王大鹏的代理律师、辽宁青松律师事务所律师钟美娜告诉记者,王大鹏少得了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解除劳动关系补偿金以及停工留薪期工资。

  “不告不申请,告了就拿钱”

  在劳动力市场上,文化、技能水平低的农民工处于弱势地位,发生工伤后只要单位积极救治,往往不敢主动要求用人单位给付其他工伤待遇。

  “每晚愁得睡不着觉,一直犹豫该不该主动要待遇?”王大鹏说。他担忧公司已经积极救治自己,自己还要钱是不是“太没良心了”。他又不懂法律,也没啥钱打官司,万一打不赢怎么办,如果打官司时间长耽误赚钱怎么办,可伤了3年连个说法也没有,太说不过去了。1月16日,王大鹏求助到大连市公共法律服务中心,中心指派两名律师为其提供了法律援助。

  本应剑拔弩张的法庭对峙却异常平和。大连市金州区人民法院副院长王通福担任主审法官,公开审理后认为,劳务公司在农民工王大鹏发生工伤事故后积极救治,双方矛盾不大,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相关内容,王大鹏对其工伤待遇的主张合理。最终双方达成调解意见,劳务公司一次性给付王大鹏停工留薪期间的工资、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6万余元。邢经理认可,没有上诉。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许多企业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建筑企业和劳务企业主要害怕影响今后评奖、评优或者担心受到行业主管和安监部门的处罚。尽管按照项目参保了,依然不愿意为农民工申报工伤,而是选择商业意外险或者私了。所以出现了‘不告不申请,告了就拿钱’的怪现象。”

  和王大鹏不同,沈阳农民工李帅最终放弃了工伤待遇。一样是受了工伤,伤了左腿,在家躺了一年多;一样是被积极救治。李帅不是“抹不开面子”,而是考虑未来。“带我们干活的工头就那么几个,我这死乞白赖要待遇,以后哪个工头肯招我干活,一传十十传百,‘名声’臭了,还咋赚钱养家。”李帅无奈地说。

  让农民工放弃维权的因素还包括不懂得如何拿起法律武器维权。58岁的河南籍农民工郑代旭告诉记者,到法院告状发现自己连诉状都不会写。工作人员告诉他先去劳动监察部门投诉,他说了一上午连啥是伤残鉴定都没搞明白。好不容易做了伤残鉴定,一想到要一次次提交证据和材料,一次次出庭,对于“时间就是金钱”的他来说,实在是耗不起。

  做好工伤赔付“最后一公里”

  事实上,沈阳市人社部门在工伤认定、劳动能力鉴定、待遇支付等方面开设了绿色通道;大连市司法局多次出台专门针对农民工因劳动报酬、工伤待遇维权方面的法律援助优惠政策,为农民工维权开辟绿色通道,安排法律援助律师免费帮助农民工维权。然而,政策实施过程中,还需加大宣传力度和提高社会知晓度。

  辽宁青松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金海表示,工伤保险相关知识的科普,政府应当主动承担责任。通过送法律进工地、维权宣传小册子、在线普法课堂、法律咨询热线电话等方式积极宣传按项目参加工伤保险的政策。让更多的农民工知道哪些是自己的合法权益。

  钟美娜认为,企业垫付医药费不要以为自己是做“善事”,而是企业应尽的义务。因为《工伤保险条例》第四条明确规定,职工发生工伤时,用人单位应当采取措施使工伤职工得到及时救治。

  王大鹏以自身为例呼吁,工友们应当积极主动维权。政府已经通过提供司法援助、强制企业缴纳工伤保险等方式努力保障农民工的合法权益,农民工们如若自己不站出来维权,就会助长“不告不申请,告了就拿钱”情形的出现,损失的永远是自己的利益。

  (应采访对象要求,部分姓名为化名)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编辑:尹文卓

图片新闻

全总要闻

热点专题

深度报道

职工之声

新闻日历

|

新闻排行

友情链接

中华全国总工会 | 全国总工会宣教工作网 | 工会资产监督管理网 | 中国工会女职工工作网 | 中国工会经济技术工作网 | 中国工会劳动保护网 | 全国厂务公开民主管理网 | 中华全国总工会新闻中心 | 全国工会干部教育培训网 | “12351”职工维权热线网 | 2010年全国劳模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

地方工会

北京市总 | 天津市总 | 上海市总 | 山西省总 | 河北省总 | 陕西省总 | 辽宁省总 | 吉林省总 | 黑龙江省总 | 江苏省总 | 浙江省总 | 山东省总 | 河南省总 | 湖北省总 | 贵州省总 | 广东省总 | 福建省总 | 海南省总 | 湖南省总 | 四川省总 | 青海省总 | 新疆区总 | 合肥市总工会 | 深圳市总工会 | 哈尔滨市总工会 | 沈阳市总工会 | 石家庄市总工会 | 宁波市总工会 | 南京市总工会 | 杭州市总工会 | 西安市总工会 | 十堰市总工会 | 海城市总工会 | 达州市总工会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11040120015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