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工会

职工之声

全总领导

王东明 主席

李玉赋 党组书记、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

张 工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副书记

张少琴 副主席(兼)

蔡振华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翁杰明 副主席(兼)

张晓兰 副主席(兼)

阎京华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机关党委书记

邱小平 副主席(兼)

江广平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李晓钟 党组成员、经费审查委员会主任

马吉孝 副主席(兼)

房建孟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华全国总工会机关纪检监察组组长,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

石 岱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魏地春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郭明义 副主席(兼)

巨晓林 副主席(兼)

高凤林 副主席(兼)

张茂华 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组织部部长

许山松 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王俊治 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曲昭伟 书记处书记(挂职)

农民工依旧热衷马路“趴活儿”——工资日结,不面试不体检,不缴纳社会保险,也不签订劳动合同

非法劳务市场隐患暗藏 整治行动亟待深入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安彦璟 赵琛
2019-07-18 07:49:04

  保安、包装工、建筑小工……不需要太高技术含量,也不用接受培训就能直接上岗。不缴纳社会保险、不签订劳动合同,一辆车直接“拉”走,务工人员合法权益实难保证。在城市里,很多外来务工人员热衷聚集在街边“趴活儿”,非法劳务市场也由此形成。

  近日,北京市通州区马驹桥镇整治非法劳务市场的“大马行动”再次引发关注。外来务工人员为何热衷“趴活儿”,非法劳务市场暗藏哪些隐患,记者进行了采访调查。

  等待一份只属于今天的工作

  7月13日清晨5时,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通州区马驹桥商业街附近的一处马路市场,现场人头攒动,数百名外来务工人员聚集在这里,期盼、等待着只属于今天的工作。

  马驹桥商业街位于北京市南五环外,被电子厂、汽修厂、服装厂等工厂环绕,周边用工需求较大,同时远离市中心,生活成本相对较低。因此,马驹桥吸引了众多外来务工人员,并渐渐发展为自发的“日结工”聚集地之一。

  在北京市,类似的“马路市场”还有不少。记者梳理发现,丰台区六里桥、昌平区小北哨村、顺义区高丽营镇等地,都曾有众多外来务工人员为找工作而聚集。

  记者了解到,在这种自发形成的劳务市场上,所谓“日结工”实为非法招工。很多招工单位不面试、不体检,不为务工人员缴纳社会保险,也不签订劳动合同,只开辆“金杯车”就把人直接“拉”走干活。此外,大量劳务人员的聚集也滋生了劳务“黑中介”,侵害务工人员的合法权益。

  在马驹桥商业街,非法劳务市场的存在也引发了治安秩序混乱、违法建设突出、刑事案件高发等问题。对此,从4月底开始,北京市通州区政法委牵头、属地政府配合开展为期6个月的专项清理整治。此外,马驹桥镇还计划成立正规的劳务市场,满足区域招工所需。

  据悉,随着近几年的产业迁移和相关部门对非法劳务市场的整治,北京外来务工人员聚集“趴活儿”的现象已有所减少,但并未杜绝。

  当天,记者在现场看到,一辆试图招工的面包车刚停在十字路口旁,务工人员就一拥而上,趴在车窗上打听。附近的执法人员随即到达现场维持秩序,经过疏散后,面包车驶离,觅活的人也四处走开。但记者发现,现场很多务工人员的手机里,五花八门的微信群还在发布着各种招工的信息。

  “先干临时工,再慢慢找长期工干”

  “以前做长期工得白班夜班倒着干,身体实在吃不消。听说这里挺多活儿的,就先来看看。”27岁的张伟来自山西,他刚到马驹桥没几天,已经在附近租下房子了。“想先干临时工,再慢慢找长期工干。”

  在这里,和张伟一样“趴活儿”的年轻人并不少——没读过太多书就来北京,印刷厂、电子零件厂等工厂都干过。对于流水线作业和昼夜颠倒的工作,他们尽管有些厌倦,但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好多年没读过书了,现在学东西就有点困难了,找来找去还是厂子里的那些活。我有同学以前也不好好学习,后来学了编程,还挣得挺多的。”张伟的话语间透露着迷茫和羡慕。

  “活儿在哪儿?”夏天的清晨,不到6点天早已全亮,在马驹桥商业街,大家因为共同的目的熟络起来。来得久的务工人员手里甚至还有很多资源,不合适自己的就介绍给周围的人。

  “保底3000元、管吃……综合5000~6000元。”记者走访发现,和别的商业街琳琅满目的销售门店不同,写满招工大字的招工牌在马驹桥商业街处处都是。其中,保安、包装工、建筑小工、快递分拣员等技术含量较低、不需要过多培训就能直接上岗的工作是“日结工”的主要工种。

  记者采访发现,与张伟这样的年轻人不同,一些年龄偏大的务工人员更在意是否能在当天就找到工作。对他们来说,“日结”的工作就是明天的生计。

  “年纪大了,长期的工作就不好找了。厂里招工一般都会限制在40岁以下,以后我只能去饭店打工或者去做清洁工。”7月13日,40多岁的葛大姐接到了一份制卡的工作,一天110元,管一顿午饭。葛大姐的丈夫同样在马驹桥“趴活儿”,夫妻俩在附近租房居住,每月房租700元。

  “工作不好找,年龄越大越不好找。”一位在路边“趴活儿”的务工者对记者说。当天早上,他未找到工作,准备回家休息。“有保安的活儿记得叫我啊。”在回家的路上,这名务工者仍在朝认识的工友喊着。

  没有保障是最担忧的事

  “我们这些人就是工厂的‘候补队员’,他们有急活或正式员工不想干的活都会找我们来干。”已在马驹桥“稳定”下来了的徐峰对记者说,没有保障是他最担忧的事。“说的是150元,但最后拿到多少钱还不一定;说是干到5点半,但活没干完就不能走,干完才能拿到钱啊!”

  “现在工资越来越低,中介‘扒’完后剩不了多少。”在徐峰看来,临时的工作虽然收入不高也没有保障,但胜在求职灵活、时间自由,“找不到活儿的时候就当休息了。”

  8时30分,很多人的一天才刚刚开始,但马驹桥商业街“趴活儿”的务工人群已经慢慢散去。对于“马路市场”来说,一天中的招工“高峰期”已经结束了,没有找到工作的人只能明天再来。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很多“趴活儿”的外来务工人员文化层次较低,只通过口口相传的方式聚集在非法劳务市场找工作,对正规招工渠道和法定劳动权益不甚了解。此外,正规招工渠道或中介需要务工人员提供或办理健康证、居住证等证件,还有面试、体检等环节,很多务工人员“嫌麻烦”,觉得求职流程复杂、时间长而不愿意去。

  “严厉打击黑中介 规范人力资源市场”“坚决取缔非法劳务市场”……街上红底白字的宣传标语非常醒目。据悉,近几年来,马驹桥商业街常常聚集成百上千的劳务人员,非法招工引发了不少纠纷和社会矛盾。

  相关人士表示,对非法劳务市场和黑中介的打击管理涉及公安、工商等多个部门,单一的行政部门无法完成整治行动,这也导致以往的整治行动容易“按下葫芦浮起瓢”。

  专家表示,非法劳务市场的存在证明城市有劳动力的需求,相关部门应建立并加大宣传正规且运转高效的劳务市场,让外来务工人员通过便捷、合法的渠道也能够找到工作。外来务工人员也应重视自身权益,通过正规渠道找工作,同时要签订劳动合同,以免上当受骗。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编辑:尹文卓

图片新闻

全总要闻

热点专题

深度报道

职工之声

新闻日历

|

新闻排行

友情链接

中华全国总工会 | 全国总工会宣教工作网 | 工会资产监督管理网 | 中国工会女职工工作网 | 中国工会经济技术工作网 | 中国工会劳动保护网 | 全国厂务公开民主管理网 | 中华全国总工会新闻中心 | 全国工会干部教育培训网 | “12351”职工维权热线网 | 2010年全国劳模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

地方工会

北京市总 | 天津市总 | 上海市总 | 山西省总 | 河北省总 | 陕西省总 | 辽宁省总 | 吉林省总 | 黑龙江省总 | 江苏省总 | 浙江省总 | 山东省总 | 河南省总 | 湖北省总 | 贵州省总 | 广东省总 | 福建省总 | 海南省总 | 湖南省总 | 四川省总 | 青海省总 | 新疆区总 | 合肥市总工会 | 深圳市总工会 | 哈尔滨市总工会 | 沈阳市总工会 | 石家庄市总工会 | 宁波市总工会 | 南京市总工会 | 杭州市总工会 | 西安市总工会 | 十堰市总工会 | 海城市总工会 | 达州市总工会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11040120015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