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工会

职工之声

全总领导

王东明 主席

李玉赋 党组书记、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

张 工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副书记

张少琴 副主席(兼)

蔡振华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翁杰明 副主席(兼)

张晓兰 副主席(兼)

阎京华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机关党委书记

邱小平 副主席(兼)

江广平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李晓钟 党组成员、经费审查委员会主任

马吉孝 副主席(兼)

房建孟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华全国总工会机关纪检监察组组长,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

石 岱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魏地春 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郭明义 副主席(兼)

巨晓林 副主席(兼)

高凤林 副主席(兼)

张茂华 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组织部部长

许山松 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王俊治 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

曲昭伟 书记处书记(挂职)

现行的职业资格目录,有工种被取消,也有新工种未被纳入——

缺了“身份”的工种,技能等级怎么定?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陈俊宇 卢越
2019-03-12 07:18:05

  “去年忙着调研,光我们本地就调研了近20个相关企业。”一汽解放大连柴油机有限公司高级技师鹿新弟代表这一年很忙。通过调研,今年全国两会,他带来了《关于统筹规划、因地制宜制定和调整<国家职业资格目录>的建议》。

  现行的《国家职业资格目录》是2017年下发的,随着其实施,有工种被取消,也有新工种未被纳入。在采访中,代表委员指出,这使得从事这些工种的技术工人面临无法进行职业技能认定的尴尬,进而导致其待遇受影响、发展晋升受阻。

  “要推动产业技能人才建设,这是亟待解决的问题。”代表委员为此呼吁。

  徒弟们晋升通道受阻了

  “比如,发动机装调工、试验工、加工中心操作工三个工种被取消了,从事这些工种的职工大概有几十万人。”鹿新弟代表说,现在的《国家职业资格目录》涉及实体经济、制造业方面的职业资格目录只有35项左右,而涉及汽车产业的只有1项。

  鹿新弟代表的一个徒弟就遇到了这样的新问题。

  “我的这名徒弟是发动机试验工,一直想从技师升到高级技师,但是职业资格目录里没有他这个工种了。不在目录里,也就考核不了,也就意味着他的发展晋升通道受阻了。”鹿新弟代表为此烦恼。

  按照目录规定,取消的工种应平移至相近工种。鹿新弟的这名徒弟需要平移至汽车修理工,跨工种后,得从头开始学。“从初级学起,到高级技师,至少要10年,这10年间怎么保证他的积极性?”鹿新弟代表抛出问题。

  来北京参加全国两会之前,鹿新弟代表和其他汽车类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带头人,随人社部去了安徽六安的金寨县参加交流活动。活动中,他把调整职业资格目录的建议提了出来。

  同行的技能大师们一听,纷纷说:“你这个建议好!我们的徒弟就面临这个问题。”

  “国家、省、市人社部门可以综合考虑全国各地区的产业发展情况,统筹规划和因地制宜制定《国家职业资格目录》,不能搞一刀切。”鹿新弟代表建议。

  不一样的职业,类似的“烦恼”

  金锋与鹿新弟从事着不一样的职业,但有类似的“烦恼”。

  有着30多年打捞经验的上海打捞局工程船队副队长金锋代表,持续关注着救捞潜水员这个群体。

  一位潜水员从选拔培养到基本能独自水下作业,需要7至8年时间,成为高级技师更需要20年。“救捞潜水员职业比较小众,同时对人员的身体、心理素质要求比较高,条件也相对艰苦。目前,全国救捞潜水员人数一直在300名至500名之间。”谈及现状,金锋代表为此担忧,“不管数量还是质量,都难以满足我国水上应急救捞事业发展的需求。”

  但是,救捞潜水员这一职业没有被列入2017年《国家职业资格目录》。“这就致使救捞潜水员职业资格认定工作停摆,严重影响了水上救捞员队伍的发展。”金锋代表说,由于这个原因,一些救捞潜水员看不到职业发展前景,选择离职改行。

  “让潜水员获得职业荣誉感,畅通他们的成才通道刻不容缓。”金锋代表建议国家相关部门尽快将救捞潜水员职业列入《国家职业资格目录》,重启潜水员职业技能鉴定工作,畅通潜水员成长成才渠道,从国家层面支持、鼓励、稳定、引导更多优秀人才加入救捞潜水行业和抢险救捞事业。

  对新工种应鼓励大胆探索

  职业资格标准,是对技能人才有效的认定手段。

  “然而,一些新兴工种尚未进入《国家职业资格目录》,导致部分一线技能人员的等级认定存在盲区,跟不上实际发展需要,各级政府出台的相关支持政策无法得到落实。”北京奔驰汽车公司汽车装调高级技师赵郁代表也为此烦忧。

  赵郁代表举例说明,北京的经济技术开发区,是电子信息、装备制造业、生物工程和医药、汽车及交通设备等高精尖产业的聚集地,自然就会产生新的工种。“因新兴产业的快速发展,部分高精尖产业技能人员职业分类和职业等级标准尚未明确。”

  调研中,赵郁代表也发现高精尖产业内有众多中小企业,因一线员工数量少,技能培养需求个性化程度高,开展专门培养成本较高,很难在市场中找到相应的培训资源。

  “适当增加实体经济产业,特别是从事智能制造、绿色制造产业或高精尖等产业的《国家职业资格目录》,应在汽车领域适当增加职业技能等级认定的试点工作。”鹿新弟代表就所在领域提出建议。

  新工种的职业等级认定,谁是评定主体,又如何保证该工作的公平科学?

  鹿新弟代表的建议是,“将《国家职业资格目录》的增减下放到各省区市,它们可以根据当地的产业结构特点自主评定,允许企业根据自身发展的需求,自主选择或增减职业资格目录。”

  “政府主管部门可探索由行业协会作为本行业技能人才评价主体,确立相应标准,对技能人才资格予以考核认定。”赵郁代表指出,行业协会受政府监督指导,由其出具技能考评结果,经政府认定后可作为行业内认定的技能人才提升待遇、晋级职务、享受支持政策的依据。

  “对于在技能人才培养过程中,部分制造岗位尚未进入国家职业资格目录和职业等级标准的情况,应鼓励大胆探索实践,设定容错范围,建立容错机制,从而求得实践成果。”赵郁代表进一步建议。(工人日报—中工网北京3月11日电)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编辑:尹文卓

图片新闻

全总要闻

热点专题

深度报道

职工之声

新闻日历

|

新闻排行

友情链接

中华全国总工会 | 全国总工会宣教工作网 | 工会资产监督管理网 | 中国工会女职工工作网 | 中国工会经济技术工作网 | 中国工会劳动保护网 | 全国厂务公开民主管理网 | 中华全国总工会新闻中心 | 全国工会干部教育培训网 | “12351”职工维权热线网 | 2010年全国劳模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

地方工会

北京市总 | 天津市总 | 上海市总 | 山西省总 | 河北省总 | 陕西省总 | 辽宁省总 | 吉林省总 | 黑龙江省总 | 江苏省总 | 浙江省总 | 山东省总 | 河南省总 | 湖北省总 | 贵州省总 | 广东省总 | 福建省总 | 海南省总 | 湖南省总 | 四川省总 | 青海省总 | 新疆区总 | 合肥市总工会 | 深圳市总工会 | 哈尔滨市总工会 | 沈阳市总工会 | 石家庄市总工会 | 宁波市总工会 | 南京市总工会 | 杭州市总工会 | 西安市总工会 | 十堰市总工会 | 海城市总工会 | 达州市总工会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11040120015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